tyc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 - 太阳集团城网址娱网

一号文件解读丨黄季焜:以数字技术引领农业农村创新发展

  发展数字经济,加快经济社会转型,培育经济增长新动能已成为全球共识。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对数字技术推进乡村振兴和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作出了具体部署,明确提出“实施数字乡村建设发展工程”, 并就深入推进农村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乡村产业数字化、乡村治理与服务数字化等工作提出了要求。为加快数字技术与农业农村各领域的深度融合,近年来国家先后出台系列政策文件,使数字乡村建设在短短的几年内由战略构想、方案规划迈入试点实施与在部分地区全面推进的新阶段。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实施“数字乡村战略”,2019年5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数字乡村发展战略纲要》就明确了数字乡村发展的重点任务,2020年全国启动了一批数字乡村国家试点县(市、区)、多个省市也积极探索实施省级数字乡村试点。

  随着我国数字经济的加速发展, 数字技术必将在推进乡村振兴和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进展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加快数字技术的基础设施建设,有助于进一步提升农业农村生产力,优化城乡与区域要素流动和配置,缩小城乡差距; 以数字技术引领农业农村创新发展, 有助于推进农业高质高效,促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加快数字技术在乡村治理和公共服务等各领域应用, 能大幅提升乡村社会治理能力和公共服务效益。

 

  数字技术推进乡村振兴和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基础在于乡村数字基础设施

 

  乡村数字基础设施是数字乡村建设的重要物质条件,为乡村产业数字化、乡村治理数字化和乡村生活数字化等提供基础设施支撑。加快乡村基础设施的数字化改造和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对于提升和拓展乡村产业、乡村治理、公共服务、城乡消费等尤为重要。信息、金融、商业、农产品终端服务平台、基础数据资源体系等方面是当前乡村数字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内容。为促进乡村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实施数字乡村建设发展工程”。文件要求在前期建设基础上“推动农村千兆光网、第五代移动通信(5G)、移动物联网与城市同步规划建设”,这对广大农村的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据化将起到加速的作用;为发展智慧农业,提出“建立农业农村大数据体系,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农业生产经营深度融合。完善农业气象综合监测网络,提升农业气象灾害防范能力”;为了进一步提升数字技术的普惠性,文件还特别提出通过“完善电信普遍服务补偿机制,支持农村及偏远地区信息通信基础设施建设”,通过“加快建设农业农村遥感卫星等天基设施”推进北斗卫星导航系统、高分辨率对地观测系统在农业生产中的应用。近期北京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联合阿里研究院发布的《县域数字乡村指数》研究报告(以下简称“北大研究报告”)综合采用政府统计数据、行业数据和互联网大数据,对全国1880个县或县级市的乡村数字基础设施发展水平进行评价。研究表明,虽然县域乡村数字基础设施近几年来得到了较快发展,但差异较大,乡村数字基础设施处于高、较高、中等、较低和低水平的县(市)数量比例分别为30%、51%、11%、6%和2%。整体上,县域乡村数字基础设施发展呈现东部和中部发展较快、东北和西部地区发展较慢的分布格局;同时,研究还发现,全国县域农业农村基础数据资源体系的建设较为滞后。

  为此,在加快乡村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上,一方面,需要着力推动以5G网络、物联网、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协同推进乡村农产品终端服务平台、商业和金融等方面的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大力推进农业农村遥感卫星等天基设施建设,构建完善的农村基础数据资源体系,加快提升以大数据驱动乡村生产经营管理与服务体系现代化的应用水平。另一方面,也要特别关注中西部地区或欠发达地区的乡村数字基础设施建设,要从数字化人才、项目资金、技术支持等层面加强对农村尤其是偏远和相对贫困地区农村新型数字基础设施建设。

 

  数字技术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关键在乡村产业数字化

 

  乡村产业数字化是数字乡村建设的核心,是实现乡村经济快速、包容和可持续发展的新动能。数字技术对乡村生产、供应链管理、营销、金融等全产业链的数字化转型发展将发挥重要的驱动作用。推动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与种植业、畜牧业和渔业等产业全面深度融合,将成为打造科技农业、智慧农业和品牌农业的重要途径。推动数字技术嵌入供应链管理的全过程,有助于整合和优化供应链中的信息流、物流、资金流,实现高效率低成本的生产和销售、提高经济效益。加快数字技术融入商业活动和金融服务的诸多环节,有助于促进商业和金融服务流程的数字化和智能化转型,重塑农村商业模式和发展格局、深化农村数字普惠金融创新。为加快乡村产业数字化发展,中央一号文件突出强化科技支撑、加快智能化农业机械研发和应用,“发展智慧农业”;强调“加快完善县乡村三级农村物流体系,深入推进电子商务进农村和农产品出村进城”,同时还指出要“完善农村生活性服务业支持政策,发展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服务网点,推动便利化、精细化、品质化发展,满足农村居民消费升级需要”;在强化现代农业科技和物质装备支撑领域,要求“提高农机装备自主研制能力,支持高端智能、丘陵山区农机装备研发制造”;在构建现代乡村产业体系方面,提出“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和科技示范园区建设。把农业现代化示范区作为推进农业现代化的重要抓手”;在强化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投入保障方面,强调“要支持市县构建域内共享的涉农信用信息数据库,用3 年时间基本建成比较完善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信用体系。发展农村数字普惠金融”。近期发布的北大研究报告指出,虽然我国县域乡村产业数字化水平有所提高,但从整体上看发展还刚刚起步,这也意味着未来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和潜力。例如,县域乡村产业数字化处于高、较高、中等、较低和低水平的县(市)比例分别为0.2%、3.2%、51.7%、40.3% 和4.6%, 是推进数字乡村建设的重要短板。同时,研究也发现,县域乡村产业数字化水平存在明显的区域差异, 发展水平从高到低依次为东部、中部、西部和东北地区。

  为落实中央一号文件相关政策,需要持续加强国家数字农业农村创新工程建设,大力完善种植业、畜牧业、渔业、种业等的数字化和智能化建设,鼓励发展数字新业态新模式。深化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全面打通线上线下营销通道,加快数字化供应链创新。强化关键技术装备创新、推动技术集成应用与示范、加快农业人工智能研发应用。推进区块链、物联网、大数据技术在农村征信体系建设和数字普惠金融发展中的创新性应用。

 

  数字技术推进乡村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关键是乡村治理数字化

 

  乡村治理数字化是推进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途径,也是建设数字政府、高效服务乡村的重要保障。推进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数字技术在乡村治理和公共服务领域的广泛应用,加快平台化、组件化工具的普及,有助于推进乡村治理模式创新,构建多元主体共建共治共享的乡村数字治理新格局,不断提升乡村治理决策科学化、精准化及公共服务高效化水平。为加快补足乡村数字治理领域的短板,中央一号文件在加强乡村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特别强调要“加强乡村公共服务、社会治理等数字化智能化建设”。在提升农村基本公共服务水平方面,提出要“加快发展面向乡村的网络教育”。在深入推进农村改革方面,要求“加强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和管理信息网络平台建设,提供综合性交易服务。加快农业综合行政执法信息化建设”。数字技术在推进我国乡村治理数字化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方面近年来在部分发达地区取得较大进展,但相较于数字乡村其他领域,乡村治理数字化发展水平还相对较低。北大研究报告显示,县域乡村治理数字化处在高、较高、中等、较低和低水平的县(市)比例分别为6.6%、14.5%、33.1%、27.6%和18.2%;东部和中部地区发展较快,东北和西部地区发展滞后。今年中央一号文件的实施将对乡村治理能力现代化和服务水平起重要的促进作用。但要大幅提升乡村治理能力和服务水平,一方面需要深入探索乡村治理数字化和提升治理与服务能力的体制机制,另一方面需要加快村级智慧化治理工具和平台的创新与应用,深入推动数字技术向乡村治理各服务领域广泛延伸,提高村级综合服务信息化水平,优化乡村现代化治理和服务体系。